行业新闻
>> 行业新闻

北方苗市深探之记者观察——不一样的“北国之春”苗市风险集中释放

日期:2015-05-27 18:33:52
作者:
来源:

     这个春天和前两年的春季销售季比,上门的客商不再接踵而至,苗圃的门前不再车水马龙,在诸多行业聚会里也都弥漫着淡淡的焦虑。事实上,市政工程量的萎缩和房地产建设速度的下降,已经注定了“北国之春”的寒冷,遗憾的是许多狂热的投资者还沉浸在前几年“大牛市”的喜悦中,“大幅降温”让他们猝不及防。

赢家永远是少数跟风小苗成灾

    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,今春“痛感”最强烈的是小苗种植者。山东省济宁市任城区恩星苗圃总经理许恩兴说,在苗木主产区李营镇,一、二年生以及胸径3厘米至5厘米的法桐、白蜡、国槐小苗,销量同比减少了10%至20%,且价格下跌了50%至70%。沈阳市光辉绿源宋式园林研究所所长宋长宽说,在辽宁沈阳,金叶榆和北美海棠小苗的售价逼近成本。
     事实上,类似的行情也同时出现在山东、河北、河南、陕西等北方地区的苗乡。山东省林木种苗协会秘书长闫大成认为,北方小苗的产能已经严重过剩,用“悲催”来形容当下的乔木小苗市场是再合适不过的了。
     两年前,小苗的利润率大得惊人,很多农民看到如此挣钱,都疯狂地投入其中,那场景不输给今天的股市。一个做北美海棠小苗的人告诉记者,他曾经靠卖小苗挣到了一笔钱,但很快又投入进去,结果赶上了现在的“熊市”,辛苦挣到的钱都压在了苗子上,后悔自己在一年前没有出货离场。这是一个典型的案例,它代表了很多人的经历,从某种意义上讲,这些人造就了现在小苗烂市的局面,也被这种局面所拖累。
     苗市如赌场,赢家永远是少数人。

大苗的“陷阱”稀缺大苗积压

     小苗“悲催”,大苗又如何呢?曾经有人高呼“大苗不愁卖”,不过这句话放在当下也不准确了。两年前,某家园林公司在北方各地储备了大量的成品工程苗,但是该公司销售经理告诉记者,最近这类“高大上”的精品苗非常难卖,他们正在准备用大幅降价的方式促销。记者调查发现,这种情况几乎是普遍性的,一位专门做大苗生意的老板告诉记者:“现在有苗也不能任性了。”
     销售受阻的影响直接体现在价格上。陕西鱼化苗圃总经理孙俊说,今春当地主产的樱花、紫叶李、大叶女贞价格同比下降幅度在20%至25%之间,胸径20厘米至30厘米的超大乔木的降幅更大。但是,记者发现有些地方对大苗的报价仍然呈同比上涨的趋势,对此闫大成表示,这可能是某种产品在特定的时间和特定的区域内出现短缺而造成的,但是更有可能的情况是,商家的报价和真实成交价差距很大,前者往往高于后者。“从这几个月北方苗木的实际经营状况来看,大苗的交易量同比下滑,这是事实。”闫大成说。
     几年前,记者听到过一种说法:大苗是短期不可再生资源,永远不愁卖。事实上,有些人已经掉进了“大苗陷阱”,这如同中国很多资源型城市陷入“资源诅咒陷阱”一样,他们陶醉于手中的资源,固化于产业链的低端,致使产品结构单一,持续增长乏力,使得资源最终成为“诅咒”而不是“福音”。
     综上所述,今年的“北国之春”对于苗木人而言并不好过,用一句流行的话说,大家都在“熬”与“逃”中做着选择。在记者的微博和微信里,每天都有苗木人展示自己在“熊市”中如何坚持不懈,也有人在发布苗圃整体转让的“撤退信号”。对于选择“熬”的人,河北邯郸七彩园林工程有限公司老板王建民给出了一条中肯的建议:“时代变了,以往所谓的成功经验不好使了,能够顺利过渡的人,必是敢于颠覆传统思维定式的人。”

版权声明:以上文字及图片均为中国花卉报社版权所有

 
行业新闻